首页 新闻资讯 选购维护 家电维修 电脑相关 电子制作 电工电子 电气技术 嵌入式类 器件参数

行业新闻

旗下栏目: 热点新闻 行业新闻 渠道资讯 电子要闻 国际传真 市场动态 宏观视点 政策动向 技术法规 家电人物 管理文萃

暴风TV多名员工赴总部讨薪 高额亏损或影响集团经营

来源:未知 作者:雨晨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06-13
摘要:近日,暴风TV的9名外地员工来到北京 暴风集团总部,就涉及400多名员工的拖欠半年工资等事宜,向董事长冯鑫和集团索要说法。 讨薪现场,多位员工向8号楼表示,暴风TV已于早些时候

  近日,暴风TV的9名外地员工来到北京 暴风集团总部,就“涉及400多名员工的拖欠半年工资”等事宜,向董事长冯鑫和集团索要说法。

  讨薪现场,多位员工向8号楼表示,暴风TV已于早些时候解散。但在5月中旬还召开电话股东会议辟谣,对此,一位暴风集团的工作人员在现场解释,那是为了“安抚小股东不要闹事”。

  同时,暴风TV员工称,因资金流问题,暴风TV还违反三包规定,实行保内付费售后,涉及上千经销商。

  暴风TV的主体公司是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暴风智能),它的成立,正是暴风集团入局2015年激战正酣的互联网电视战局的重要一步。

  但其高额亏损已经拖累暴风集团,8号楼查询发现,在合并报表的情况下,暴风集团年报显示,暴风TV2018当年亏损约11.9亿,并指出,“上述事项的存在可能会导致对本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不确定性。”

  2018年暴风集团的三个核心板块:广告业务、暴风电视硬件收入、网络付费服务的收入分别下降了66.74%、 63.49%和31.24%。

  暴风TV“公司遣散”拖欠半年工资

  6月10日下午,来自暴风智能河北、天津的9名员工来到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暴风集团”)北京总部讨薪,称“暴风电视拖欠半年工资”。

  这些员工多来自暴风TV的线下销售部门,在维权现场,他们告诉8号楼,暴风集团是暴风TV的第一大股东,冯鑫又是两家公司的董事长,不管是公司还是冯鑫都应给员工一个交代。他们想就“遣散”一事索要说法,并申请执行赔偿协议。

  讨薪员工提供的一份自拟的“关于暴风集团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事项反馈”显示,从2018年12月—2019年5月共计6个月工资拖欠发放,2018年10月起—2019年5月共计8个月销售费用拖欠未发放;涉及人员多达400多名。

暴风TV多名员工赴总部讨薪 高额亏损或影响集团经营

  此次维权的9名员工中有8人于2016年6月至8月间入职,一人于2017年底入职。根据他们自己清算的被拖欠工资费用明细,包括工资、经济补偿和加班费用在内,9人中被拖欠费用最高的超过35万元,合计近280万元。

  曾澄清公司未解散:为了安抚小股东别闹事

  8号楼注意到,上述“事项反馈”提到,暴风集团在5月23日发布的关于暴风TV没有解散的澄清公告属于虚假公告。

  在场的多位员工告诉8号楼,暴风智能从去年10月起开始拖欠费用,12月起拖欠工资,公司内部会议一直在传达正在融资,不会拖欠大家费用,但直到今年5月份,公司总经理刘苹通知宣布公司解散。

  然而,公司于5月22日召开股东电话,刘苹却表示融资仍在进行,公司并未解散。

  公开信息显示,5月23日,暴风集团曾针对“暴风TV解散消息”发布了澄清公告。公告称,暴风智能系暴风集团控制子公司,暴风集团持有其22.60%的股权,暴风智能纳入暴风集团合并报表范围。

  并表示,暴风智能业务仍在正常经营,为优化结构、控制成本,暴风智能对行政、线下销售等部门进行了调整,但技术、产品运营等核心部门不受影响。暴风智能原来办公地址的租赁合同到期后不再续约,已经搬离该地址,新的办公地址已经投入使用。

  不过,在6月10日的维权现场,暴风集团相关工作人员出面回应此事称:“5月23日的澄清公告是为安抚小股东不要闹事。”对于暴风TV的经营问题,她则表示“没有说暴风TV经营正常,只是说有裁员,在搬迁。”

  “事项反馈”中则提到,6月5日暴风TV售后总监伍斌文说自己早已离职,公司早已解散。

  对此事件,8号楼联系暴风集团公关部陈姓工作人员,其要求以邮件方式发送问题,但拒绝提供邮箱地址。

  8号楼多次拨打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电话,均未接通。

  今年1月,冯鑫被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,曾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。

  资金流出现问题“三包”内售后也收费

  多位暴风TV员工告诉8号楼,因公司资金问题,早在5月,三包服务履行就已经变得艰难,公司拖欠外包公司账款,导致外包公司售后拖延,引发大量用户投诉。

  前述“事项反馈”显示,公司从6月1日起,不再按照国家三包政策保修,而是实行保内、保外均收费售后。暴风技术服务网早已停止服务,售后电话也已经打不通。涉及上千名经销商,“售后涉及消费者权益多达几百万人。”

  在暴风TV员工提供的一份由用户服务中心签发的“关于暴风品牌服务政策调整的通知”称,因暴风服务协议至5月31日终止,故6月1日起重新签订暴风服务政策并执行,保内、保外工单同步收费。说明第二条明确指出,“用户对收费政策不予认可拒绝付费的,我方不予上门取消工单。”

  对此,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李松律师表示,如果在三包期内出现了《部分商品修理更换退货责任规定》中的比如因消费者使用保管不当致使产品不能正常使用,那么修理者可以要求修理费用。但如果公司仅仅因为资金问题,对保修期内的产品收费保修,这样是明显不符合规定的。

上一篇:赋能生产工程师:TCL的工业互联布局

下一篇:没有了

首页 |关于本站 |欢迎投稿 |版权申明 |联系我们 |付款方式 |广告合作 |隐私政策 |会员服务 |安全承诺

Copyright 2009-2016 www.jqdz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金桥电子网(连云港金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) 版权所有

苏ICP备11037958号  苏公网安备 32072402010019号